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期权网 门户 行业新闻 查看内容

“一手”制胜、未雨绸缪的期权玩家:托尼·萨利巴

2018-2-28| 发布者: tian2017| 查看: 450| 评论: 0

摘要:   1978年托尼·萨利巴进入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做了半年职员后,萨利巴开始自己交易,成为场内交易者。在那儿他碰到一个交易者,萨利巴曾是那个人的球童。那个人贷给萨巴利50000美元。萨巴利用这笔钱开始了交易。在 ...

  1978年托尼·萨利巴进入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做了半年职员后,萨利巴开始自己交易,成为场内交易者。在那儿他碰到一个交易者,萨利巴曾是那个人的球童。那个人贷给萨巴利50000美元。萨巴利用这笔钱开始了交易。在交易之初,萨巴利一帆风顺,其后便遭受重挫,几近自毁。他通过交易技巧的改变把自己从彻底失败的边缘拉了回来,并且自此之后一直保持交易的成功。

  

  萨利巴采用的交易方法是,当捕捉到罕有的、重大的交易良机时,他就不再满足于每天为蝇头小利买进卖出,而是一路持仓,赚足行情。他充分利用仅有的几次交易良机,建立了大部分的财富。

  

  萨利巴的交易业绩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并非他交易生涯中所取得的几次暴利,而是他取得这些巨大利润所采用的交易方法,举例来说,他严格控制风险的方法令人印象深刻,而且超乎想象。实际上,在某个时期,萨利巴实现了70个月的连续盈利,并且每月的盈利都超过10万美元。把握几次大的盈利机会,从而赚到数百万美元,相当多的交易者可以做到,但其后能够守住财富,不让盈利回吐的交易者,其人数会大幅减少。只有极少数的交易者(比如萨利巴)能够做到既能赚到偶尔才会有的暴利,又能始终稳定盈利,守住赚到手的财富。

  

  在进行这次访谈的时候,萨利巴正在进行他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商业活动:和法国银行进行谈判,要求他们给予自己数百万美元的贷款,以此可以创建大型的交易公司。萨利巴此举的目的是,发现并且培养新一代成功的交易员。

  

  萨利巴是一个可爱的人,他和你刚见面五分钟,就能让你有一见如故的感觉,使你觉得自己是他的一位至交。萨利巴对他人的喜爱是真诚的,是溢于言表的。

  

  你是怎样成为交易者的?

  我上高中的时候就是一些谷物期货交易者的球童(指高尔夫球童)。上大学时,我的一位朋友问我是否想当经纪人。当时我认为,经纪人所做的事和球童所做的事大同小异。所以我说:“好的。太棒了!是在哪里当经纪人?”他回答我说:“在印第安纳波利斯(Indianapolis)。”我问他:“哪家交易所是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他回答说:“那里没有交易所,但你可以通过电话来为客户服务。”对此我是有概念的,就像这样子:“你好,纽约,做多;芝加哥,做空。”当我做了经纪人后,我发现自己就是个推销员。

  

  做了几个月后,我问办公室里的人:“在交易这行,是谁赚走了所有的钱,谁是大赢家?”他们告诉我,要赚大钱必须去做场内交易。于是我决定去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在交易所内,我遇到一位交易者,多年以前我是他的球童,并且他贷给我50000美元。

  

  给曾经的球童50000美元,这太不寻常了,难道不是吗?

  我的猜想是,他非常富有,并且因为高血压的缘故想离开场内,他拥有交易所的一个席位,买下这个席位只花了10000美元。因为他自己不再做场内交易,所以他需要借用客户账户由他人来代理交易,而我将帮他做到这一点,贷给我的50000美元就是代他交易的本金。

  

  他凭什么认为你能胜任交易?

  当时我是交易所极有才干的职员,对于我的声名,他有所耳闻,所以就在我身上试一试了。

  

  你交易得怎样?

  在最初的两周内,我把50000美元的本金做到了75000美元,我做的是波动率价差交易,而且此后账户资金不断增长。

  

  此时你是否会想“小子,交易是那么简单、轻松”?

  那时我想:“我是神机妙算,一切如我所料!”我的意思是,当时我以为自己是天才。那时当其他经纪人清仓离场时,我就反其道而行之,他们清掉头寸,我就反而建仓,让他们获利离场吧,让我留在场内继续持仓,承受一切风险、得失。因为1978年市场的波动率极大,所以1979年春天市场的隐含波动率(implied volatilities)非常高。接着市场就不涨不跌,波动减小了,波动率和期权价格(option premiums,又称期权费)都大幅下跌。我在六个星期里几乎输光了一切。最初的50000美元亏到只有15000美元。那时我想自杀。1979年5月,DC10大型飞机坠毁,机上所有的人无一生还,不知你是否还记得?而那时正是我最糟糕的时候。

  

  你交易开始阶段具有信心吗?

  一开始的时候,我很有信心,因为在自己做交易以前,我为一个经纪人当助理,做了近四个月,我从他那里讨教到许多有用的东西。

  

  交易失败后,当时你认为自己的交易生涯已经结束了吗?

  是的。1979年6月,我决定最好还是另谋一份职业。我找到了里维兄弟,他们拥有一系列的零售店,而我父亲过去曾为他们打工,为他们零售店的发展做出过贡献。他们对我说:“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你想来工作,我们都会让你管理一家零售店。”所以我说:“请你们暂且等待,再过一个月,我会给你们答复。”

  

  你亏损多少?那个贷给你50000美元,由你代为交易的人知道吗?他有说什么吗?

  杰克,这是个好问题。那人每晚都打电话给我。自那以后,我也曾经贷钱给许多人,让其进行交易。他们中有三四个人,每人遭受的亏损超过了50000美元。贷钱给我的那位是个千万富翁,他知道我亏损后的表现就好像世界末日已经来临。

  

  账户中剩下的钱,那人有没有向你收回?

  没有,他只是唉声叹气,痛心疾首。他的财富来自财产继承和其他商业盈利,而不是来自交易。他对期权交易确实知道不多。他买下交易所的席位只是找点事做做,与交易盈利无关。他告诉我:“如果你再亏5000美元,我们的借贷关系、代理交易关系就立刻终止。”所以我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不断减仓,直至全部清仓。

  

  在那段时间,我向场内富有交易经验的经纪人请教,寻求操作建议,学习交易经验。他们说:“你必须具有交易纪律,你必须做好自己的功课。如果这两件事你能够做到,那么你就能通过交易赚钱。你也许无法通过交易致富,但你能每天赚300美元,那么到了年底你就能赚到75000美元。交易盈利,你必须这样来看。”这番话犹如指路明灯,令我茅塞顿开。我认为这种每天赚一些,逐步蚕食的盈利方法是我应当采用的,采用这种方法,我不会面临大的风险,并且可以积小胜为大胜,从而积聚大量的财富。

  

  那时我交易特利丹公司的股票期权,该品种的价格波动极大。所以我转做波音公司的股票期权,该品种的价格走势属于非常窄幅的震荡整理。我在那里进行套利兼“剥头皮”的交易,力图在单笔交易中获利1/4个点或1/8个点。

  

  那时我力图平均每天盈利300美元,并且严格遵循这一目标,在交易中取得了成效。通过这一时期的交易,使我学会严格控制自己以及恪守交易的纪律。

  

  时至今日,“刻苦努力”“做好自己的功课”以及“恪守交易纪律”仍是我赖以生存的信条。

  

  与此同时,在清仓的过程中,我仍然剩有大量用以套利的特利丹公司期权。当市场上涨时,这部分头寸就会发生亏损。在我交易波音公司股票期权大约五个星期后的一天,特利丹公司股票期权的价格开始猛烈上涨,我不愿重蹈之前大亏的覆辙,于是冲进特利丹公司股票期权的交易池以清空持有的头寸。我仿佛听到那些指点我的场内经纪人带着他们的教导走了进来,并且我发现他们的教导很快就对我发生了作用。我用交易波音公司股票期权时学到的交易技巧来交易特利丹公司股票期权,但有所不同的是,我这次“剥头皮”交易每笔交易赚到的不是1/8个点或1/4个点,而是每笔交易赚50美分(1/2个点)或1美元(1个点)。

  

  那时你交易的规模有多大?

  一次我只交易一手。某些人不喜欢我,因为我坏了他们的规矩,碍了他们的事。他们希望交易订单都是10手或是20手。

  

  你的“一手”交易订单怎样才能成交?

  在期权交易所,经纪人执行客户交易订单时遵循“时间优先”原则,即谁先下单,就先执行谁的订单。如果你要做空100手,而某人只做多1手,但他下单正好比你早,所以经纪人对于你俩的交易订单,要先执行那人做空1手的订单,将其与你做多订单中的1手匹配成交,然后再执行你订单中余下的99手。如果经纪人想忽略1手的订单,他是能够做到的,但这样一来他就违反相关规定了。

  

  你是特利丹公司股票期权交易中唯一的“一手交易者”?

  通常情况下,是这样的。

  

  你是否因此遭到许多人的嘲笑?

  哎,有许多人嘲笑我!这些嘲笑我的人叫我“一手交易者”的时间最久。这些人中有一个人最令我烦忧和恼怒。此人赚了数百万美元,是场内最好的一个交易员,他几乎是他那个时代的传奇人物。他从一开始就给我很大的压力,对我冷嘲热讽。他令我的生活痛苦不堪。

  

  这些非常成功的交易者对你的责骂、抱怨,是否令你的自尊心很受伤?

  哎,是的,而且这种情况持续将近一年,一年里天天如此。

  

  面对众人的嘲笑,你可能因此把交易规模加大一点吗?

  我会加大交易规模,但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的那位资助者,就是贷给我50000美元的人,他在我遭受亏损、身处低谷时也曾让我烦忧和恼怒,但他却是促使我加大交易规模的人。虽然他对交易知道并不多,但是有一条极为有用的交易建议,就是他给我的。一旦我交易业绩开始好转,他就叫我加大交易规模。他说:“托尼,银行家给出第一笔贷款后,如果他感觉这次贷款的对象是正确的,将来是有利可图的,那么其后的贷款金额就会逐步变大。交易同样是如此,你交易情况良好,就需要加大交易规模。”

  

  你所谈到的场内令你苦恼、烦忧的情况最终在何时结束?

  1980年6月,他们开始交易看跌期权,而那位最令我烦忧和恼怒的场内头号交易员却不喜欢看跌期权,认为这些都是有害的东西,他不想交易这些东西。我抓住这次机会,真正学习看跌期权的作用、意义和交易方法,并且成为最早交易看跌期权的做市商之一。

  

  实际上,交易看跌期权后,能开启许多全新的期权交易策略。

  

  是这样的,这些新策略多得令人难以置信。这些人虽然在场内只交易了几年,但都有自己的一套交易策略,他们固执刻板、墨守成规。比你想象的要快,那位场内头号交易员发生了转变,他像朋友一样对待我,并且建议我俩携手合作,共同交易。我们开始研发最新的期权交易策略,我们所取得的成果都是真正原创的,并且都是复杂抽象的。

  

  你们研制这些交易策略是通过电脑吗?

  不是,所有工作我们都是手工完成的。我们列出所有“将来可能发生的情况”。

  采用新策略后,你仍然需要正确预测价格运动的方向和波动率变动的方向吗?

  我们只要正确判断波动率即可。我们不必盯住和预测市场价格运动的方向,因为我们采用套利的交易策略,这一策略具有很大的优势。例如,某一期权的市场价格可能被高估,因为它受到交易所会员公司的追捧。

  

  最后,我认为在研发交易策略方面,我做了许多工作,而与此同时,那位场内头号交易员却指望靠他自己的能力来推动和战胜市场。交易时他会偏离我们制订的交易策略甚至做出损害我的事。当他自行其道的时候,我问他:“你在做什么呢?”他只回答说:“我改变了交易的想法。”

  

  最后,我只好对他说:“算了吧,我们还是拆伙吧,我自己单干。”此后我的交易规模开始变大。1981年和1982年早期,利率开始飙升,我交易策略的效果非常好,我开始赚到大钱。接着在1982年的多头市场上,有一段日子,我每天能赚20万美元。我所属清算公司的人,面对我的结算清单,简直都无法相信,这些单据数量众多,堆积如山。

  

  你所做的是哪种类型的交易?

  所有类型的交易,我都做。我视自己为“模型交易者”。只要报价屏上的交易品种,与其他品种间存在联系、彼此影响,我就会寻找交易的机会。在期权上,我主要的交易策略是多头蝶式套利(buying butterflies)。(蝶式套利是指买进或卖出一份履约价格较低的期权和一份履约价格较高的期权,同时反向操作两份履约价格介于上述两者间的期权。例如做多一份履约价格为135美元的IBM看涨期权,同时做空两份履约价格为140美元的IBM看涨期权,再同时做多一份履约价格为145美元的IBM看涨期权,这就是用看涨期权操作的多头蝶式套利。)

  所谓“多头蝶式套利”,你是指做多中间履约价格的两张期权合约,还是做多履约价格较高和履约价格较低的两张期权合约(在盈亏状况显示图中,较高履约价格和较低履约价格位于“蝴蝶”的翅膀)?

  做多履约价格较高和履约价格较低的两张期权合约。采用这样的交易策略,你承担的风险是有限的,如果市场不是大幅波动,期权剩余有效时间的减少对你是有利的(除非期权市场价格的运动有利于期权时间价值的提高或者标的物波动率增大提高期权时间价值,期权的时间价值会随剩余有效时间的减少而逐步降低。在价格相对平稳的市场,采取多头蝶式套利,当期权到期时,如标的物的市场价格等于中间履约价格,则交易者可以获得最大利润)。当然,我尽可能在标的物市场价格便宜的时候进行多头蝶式套利。如果我能把各种有利因素串连在一起,那么我所赚的利润将相当可观。接着我会在更远的月份建立“爆发式头寸”。

  

  你所说“爆发式头寸”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自创的词汇。“爆发式头寸”是一种风险有限、获利潜力无限的期权头寸,它利用价格的大幅运动或波动率的提高来盈利。例如,某一个“爆发式头寸”的组成是这样的:做多虚值(out-of-the-money)看涨期权,同时做多虚值看跌期权。

  

  听上去,“爆发式头寸”共有的基本特点是,当市场价格运动时,delta的增加将会对你持有的头寸有利。所以,你实际上是靠波动率来盈利的(“delta”是指如果标的物价格变动一个单位,那么对应期权的价格预期将变动多少)?

  确实如此。

  

  实际上,“爆发式头寸”和你的“多头蝶式套利”是彼此相对的,可以相互补充。

  

  是的,我在靠前的月份进行“多头蝶式套利”,这时期权剩余有效时间的减少对我是有利的;在中间及靠后的月份建立“爆发式头寸”。随着期权剩余有效时间的减少,“爆发式头寸”的时间价值也会降低,所以我会通过“剥头皮交易”的盈利来弥补。

  

  换句话说,如果市场价格大幅运动,你的“爆发式头寸”就能盈利,而与此同时,你“剥头皮交易”的盈利可以作为补充,即弥补“爆发式头寸”时间价值的降低。

  

  确实如此。

  

  你是否总用一个头寸来抵消另一个头寸?换句话说,你是否总用delta中性交易策略来构建头寸?(当价格小幅上涨或小幅下跌时,用delta中性交易策略构建的头寸,其总体净值能大体保持不变。)

  通常都是如此。但偶尔,我也会建立明显净多或净空的头寸。

  

  你所做的第一笔真正的大交易是什么?

  是1984年交易特利丹公司的股票期权。当时特利丹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我买入十月到期的虚值看涨期权。接着该股股价开始小步回升,但一帮来自太平洋(601099,股吧)交易所(Pacific Coast Exchange)的人也在交易特利丹公司的股票期权,他们与我的建仓方向正好相反,所以他们对我的多头头寸构成压力。他们在每晚的收盘时刻做空,向下猛砸市场价格。我没有害怕、逃避,反而迎头回击,全力做多。“你们想在1.25美元做空,我就在1.25美元买入50份期权合约。”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多个交易日。

  

  那帮来自太平洋交易所的人为什么要做空特利丹公司的看涨期权?

  当时特利丹公司的股票价格从160美元跌到138美元,接着又缓步回升到150美元。我猜测,那帮来自太平洋交易所的人认为该股股价已不会再涨,所以做空特利丹公司的看涨期权。5月9日的9:20他们停止特利丹公司期权上的交易,因为有新闻即将公布。新闻通过电传打字机传来:“特利丹公司宣布股票回购计划,将以每股200美元的价格回购公司股票。”

  

  购回自家公司的股票?

  是的。当特利丹公司的股价在155美元的时候,我做多看涨期权、看涨期权的履约价格是180美元。该股股价最终涨到300美元,我一夜之间赚到数百万美元。对我而言,回购新闻发布后的四五个月,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在30岁以前成为百万富翁,并且从此退休”是我的人生目标之一。通过这次特利丹公司股票期权的交易,我在25岁以前就当上了百万富翁。当时我决定在30岁的时候退休。1985年5月5日是我30岁的生日,就在那天我离开了交易所,告别了场内交易,我向那里的每一个人告别,并且自此以后不会重返场内。

  

  

  那时你盈利最多达到多少?

  大约800万~900万美元。

  

  那么接下来将做什么,当时你清楚吗?

  那时我确实不知道。不过当时我想,我仍然会以某种方式进行交易,但肯定是做场外交易,不会重做场内交易。

  

  你这段退休持续了多久?

  大约四个月。

  

  你对退休后的生活感到乏味、厌倦了?

  是的。我怀念市场,怀念交易时的兴奋和刺激。

  

  所以,在你交易起步阶段,赚钱就是交易的首要目标,但一旦你实现了这个目标,金钱就变得……

  一旦我赚到了钱,赚钱就成为交易的次要目标。那时退休后,如果我有妻子和小孩,或者遇到对我一生具有特殊意义的人,也许我就不会重返市场。但交易就是我的生活,交易使我具有成就感,交易让我找到生命存在的理由。所以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弃交易。

  

  据我所知,1987年10月股市崩盘那周是你交易业绩最好的时期之一,请给我讲讲吧。

  

  我预期价格将发生大幅运动,但我不知道是大幅上涨还是大幅下跌,只要价格发生大幅运动就是我进场交易的良机。所以当股市大幅下跌时,我开始建仓,所建头寸类型、所用交易策略和之前交易特利丹公司股票期权时的头寸类型、交易策略相同。

  

  就是“多头蝶式套利”加“爆发式头寸”。

  

  是的。

  

  在这次交易中,你的“爆发式头寸”是什么?

  在这次交易中,我的“爆发式头寸”是,买入靠前月份的虚值看跌期权,同时买入靠后月份的虚值看涨期权。为对“爆发式头寸”进行平衡,我在该头寸之前的月份进行“多头蝶式套利”,随着期权剩余有效时间的减少,这种蝶式套利将能获利。

  

  市场价格将要发生大幅运动,你从何而知?

  1987年9月下旬,指数已经不断在做上下往复运动,涨跌循环更替不止,你从这一现象中就能察觉市场价格将要发生大幅单向运动,市场变盘在即。

  

  那时你预计市场将会大幅下跌吗?

  实际上,那时我认为市场将会大幅上涨。指数首先将再度向上攻击原先的高点。

  

  你在何时改变原来看涨的想法?

  在股市崩盘(1987年10月19日,周一)前的那周,该周周三(10月14日)市场开始破位下跌。该周周四(10月15日)市场并未反弹,只是剧烈震荡。如果该周周五市场发生反弹,那么我还会迷惑不解,不会改变原来的想法。但该周周五(10月16日),市场开始快速下跌,就在那刻,我原来的想法发生了改变,我确信市场价格将大幅下跌。

  

  因为一周中最后一个交易日下跌,所以你才改变原来看涨的想法?

  是的。周五的市场表现和接下来周一的市场表现高度相关,至少与下周一开盘时的市场表现高度相关。

  

  接下来的周一(10月19日)市场即将迎来大幅下跌,你对于如此大的跌幅事先是否有所察觉?

  你认为我完全知道周一市场将发生些什么?当时我只是认为,周一市场会顺势低开,然后大幅走低,接着产生反弹,到收盘时基本收复当天失地,与上周五收盘大体持平。我在上一个周五(10月16日)还买入虚值看涨期权以备不测,防止市场不跌反涨。

  

  你刚才说你在周五已认为市场将要大幅下跌,那么你为何还要买入虚值看涨期权?

  只是防止市场不跌反涨,作为一种保险的措施。有一位交易员曾经对我说:“萨利巴,棒球比赛盗二垒(steal second)的时候,直到你的一名选手到达二垒,你的另一名选手才能离开一垒。”我交易的方法正是如此,我总有保护性的措施,以防风险,以备不测。

  

  尽管如此,你对周一(10月19日)早上市场会发生大幅下跌还是非常确信的。1988年4月的《成功杂志》把你作为封面人物,根据封面故事里所讲,你好像早知道市场将会崩盘。该文说你在周一故意不去交易所,而是去自己的办公室,为避免下跌时交易所混乱的局面对你产生错误、负面的影响。你在交易日不去交易所,而去办公室,这确实很不寻常啊,难道不是吗?

  是和平常不同,如果我交易的话,一般我是去交易所的,但那篇文章完全是在误导。他们那样写是为了杂志的销量。按他们的说法,好像我早有计划,早知道市场会崩盘,所以在周一故意不去交易所。这并非事实的真相。那天我对我清算公司持有的头寸还是很忧虑的。特别是我公司里有一个人的仓位非常重,他并没有及时平仓,我在打电话上必须投入大量的时间,我人不在交易所,但还是通过电话来处理交易事宜。我上面所说的事和杂志所写的文章相比,显然缺乏戏剧性和传奇色彩,但确实是发生过的事,而该杂志故意避而不谈。

  

  你在周一那天也出售交易席位了,难道不是吗?你对市场的下跌肯定很确定,所以才会出售交易席位。

  

  我在那天开盘前就开始出售了。我认为,如果我不卖的话,也有其他人会卖。无论怎样,我毕竟有七个交易席位,我只不过卖掉其中的一个。

  

  那天你卖出交易席位,是你第一次买卖交易席位吗?我认为,买卖交易席位的市场不具有很好的流动性。

  

  以“一天内完成整个交易过程”的方式来买卖交易席位,那是第一次,但之前我买卖过交易席位。根据我对市场的印象和感觉来买卖交易席位。但总的来看,我还是希望做多交易席位,因为对我们这一行业,我还是充满信心的。

  

  但是以那时的情况来看,卖出交易席位似乎是笔好买卖,不是吗?

  那时我想:“我拥有许多交易席位,这些席位面临的风险可能高达几百万美元,我最好采取防范措施,以防席位价格的下跌。”周一早上我卖出一个交易席位,得到452000美元,在第二天下午我又花了275000美元买回一个交易席位。

  

  你在那个周一一共赚了多少钱?

  回答这个问题会给我招来许多麻烦,我宁可不说。

  

  显然,你通过做多虚值看跌期权赚了大钱。到周一收盘时,你该类头寸的持仓比例有多高?

  大约95%。

  

  你大部分头寸都是它!但那时你账面的利润已非常大,难道没有诱使你获利了结?

  我没有平仓的理由是,我认为我做多的虚值看跌期权的价格还没有涨够。它们全部从虚值看跌期权变成平价看跌期权。到了周一这些虚值看跌期权又变成实值(in-the-money)为30点的看跌期权,而这时该看跌期权的市场价格就是30美元。换句话说,该看跌期权此时的市场价格几乎全部由期权的内在价值组成,基本不含任何时间价值。鉴于市场的波动率如此巨大,我认为市场已经丧失理智,陷入疯狂。

  

  所以,你认为你会持仓到下一个交易日(周二),然后就平仓?

  是的,另外我会对自己的持仓头寸进行对冲,这点你知道的吧?我在周一收盘的时候进行对冲,通过做多冲销我持有的“看涨期权的空头头寸”,一共平掉数百张做空看涨期权的合约。通过对冲手段,防止过度做空,以防市场转跌为涨。

  基本上,你在波动率增大的时候买入期权。

  

  这是我所做最正确的事。到了第二天,市场陷入迷茫,人们不知道自己更想做什么:一半人想买入看跌期权,而另一半人想买入看涨期权。

  

  但每个人都想要波动率啊。

  

  只有点钞机真正响起的时候,他们才会想到这点,他们不会未雨绸缪、事先防范。举个例子,假如某天太阳离地球的距离变得最近,那时每个人都需要氧化锌软膏(zinc ointment)来治疗皮肤的晒伤,可是所有人都没有事先预留,我是唯一事先预留、提前防范的人,所以到时候只有我才有氧化锌软膏。

  

  我们再从另一方面来看,那些在1987年10月股市崩盘中葬身的交易者,他们错在哪里,为何会导致失败?

  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周一将是很普通的交易日。他们开始做多,他们认为市场之前的下跌不过是上涨途中的修正,并且市场的反弹即将到来。于是他们在市场下跌途中不断买入做多;市场每跌一波,他们都会买入。

  

  有些交易者,只是因为被崩盘吓呆了,从而导致交易的失败,有这种可能吗?

  当然有,有些交易者确实吓闷了。我有一个朋友,名叫杰克,他每年能赚百万美元。在崩盘那周的周四,我跑去找他,并对他说:“杰克,你在想什么呢?今天你打算进场建仓吗?”但他听而不闻,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他对我一言不发。市场的暴跌把他吓坏了。他不停地翻看交易清单,只是想找点事干干,但该做些什么,他确实不知道。因此所有的交易机会都被他错失了。

  

  与你这位朋友相比,你对市场暴跌的反应为何迥然不同?

  持仓头寸面临的风险,我这位朋友没有想到。自己将会面临的风险,我总是事先确定,所以我可以不必忧虑,一切都早有准备。每天我步入交易池的时候,所有一切都是重新开始,从头来过,所以我能充分了解市场动态,全力捕捉交易机会。

  

  你刚才所说的“重新开始”,听起来好像你的持仓头寸每天都会平掉,但显然你是持仓过夜的,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持仓过夜的,我所说的“重新开始”是指我对持仓头寸总会进行对冲,事先做好防范风险的准备,所以即使持仓过夜,我也犹如空仓一样。

  

  对于持仓头寸所面临的最大风险,你总是清楚的吗?对于最糟糕的情况,你总能事先知晓吗?

  是的,我可以做到。现在市场会发生什么情况?市场是横着不动,还是爆发上涨,或是介于上述两者之间,我都会事先预判。但无论市场将会怎样,我对最糟糕的情况都会事先知晓,会做好最坏的打算,会提前进行预防。所以我交易遭受的亏损总是可控、有限的。

  

  许多场内交易者为何最终会输到一无所有?

  这类场内交易者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认为自己要大过市场,将自己凌驾于市场之上。他们不会敬畏市场,并且他们还忘记自己的交易纪律和“必须刻苦努力”的行为准则。这样的交易者无法在市场生存,终将亏光离场。不过话说回来,大多数场内交易者确实都很努力。

  

  对于交易市场,公众最错误的想法是什么?

  他们最错误的想法是,市场必须上涨,这样我才能赚钱。正确的想法应该是,如果采用正确的交易策略,就能在任何一种市场上赚钱。在期货、期权以及对应现货市场上,无论在何种市况下,要建立相应的交易计划,都有足够多的交易工具可供我们采用。

  

  换句话说,公众有太强的看多倾向、牛市情结,是这样吗?

  是的,这就是美国人的思路和作风:市场必须上涨。当我们处于三年牛市的时候,政府对于程序化交易视而不见、不置可否。一旦市场开始下跌,程序化交易很快成为政府关注的重点,并且他们建立了大量调查委员会,用以查明市场下跌的元凶是否为程序化交易。

  

  对普通人而言,比如我的父母和亲戚,他们最错误的想法在于,他们认为当市场上涨时能赚钱,市场下跌时会亏钱。人们需要用更中立、客观的立场来看待市场,并且要能这么说:“在这个品种上,我将略微做多;在那个品种上,我将做空,但因为做空的风险是无限的,所以在做空方面我要限制风险。”

  

  在交易遭受亏损的时候,你会怎样处理?

  为什么会输钱?要么日内交易做得糟,要么持仓过夜的头寸遭受亏损。如果某笔亏损头寸的交易操作是有问题的,那么你应当止损离场。

  

  你所做的就是止损离场?

  是的。因为以后你总有再度进场、重新盈利的机会,所以当你遭受亏损时,要么清仓离场,要么采取中立的交易策略,对发生亏损的头寸进行对冲。当你所坐的船出现裂缝,水已渗入时,你不能为了排水而在船身上再挖一个洞。这就好比交易遭受亏损后,你不能在亏损的头寸上继续加码或死抱不放。

  

  假如你交易决策的错误导致交易发生亏损,那么你会怎么做?

  那就暂停交易,休息一天。如果我已清仓完毕,停止交易,我想舒展四肢,平躺在阳光下,晒一会儿太阳,把所有费神劳心的东西都抛到九霄云外。

  

  取得交易成功的要素是什么?

  交易成功的要素就是“头脑清楚,思路清晰,全神贯注,纪律严明”。交易纪律是排在首位的:采用某种理论、方法进行交易,并且始终坚持、恪守,这就是交易纪律。但同时你必须心胸开阔,灵活机动,虚怀若谷。只有做到这样,一旦你的理论、方法经实践证明是错误的,你才能及时调整和改变。你必须能讲这样的话:“我的交易方法对这种类型的市场是有效、适用的,但我们现在所处的市场并不是这种类型的市场。”

  

  你赖以生存的交易准则是什么?

  我会逐步加仓和逐步减仓,这样就能分散风险。对我而言,下清一色的大额交易订单并非头等大事,并不重要。

  

  还有其他的吗?

  要始终敬畏市场,永远不要想当然,做好自己的功课。回顾一天的交易,找出自己做对和做错的地方,这也是功课的一部分。功课的另一部分就是对未来进行预测。我希望明天会发生什么情况?如果发生的情况与我所愿正好相反,我该怎么做?如果明天我希望出现的情况没有发生,我又该怎么做?考虑所有“将来可能发生的情况”。要预期未来的情况并做出相应的规划,而不是对已发生的情况做出回应。仅对当前的市况做出回应,是远远不够的。

  

  你是怎样设定目标的?

  我一直都是从金钱层面来设定目标的,直到最近才有所改变。最初我想在30岁前成为百万富翁。这个目标,我在25岁前就实现了。接着我想一年里赚许多,并且我也做到了。最初的目标都是具体的金额数字,但如今这些数字已不再重要,现在我所做的一些事,不仅为了盈利,而且出于个人的兴趣,对我而言,都是很有意思和乐趣的事。例如,我最近打算建立一个交易公司和一个软件公司。我也想做一些与组建家庭有关的事。

  

  对于成功与否,你如何来评判?

  我的评判标准是,如果你是你所在行业里最好的那一个,那你就是成功的,就好比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是摇滚乐方面最好的歌手,那他就是成功的。在我们交易这行,是否是最好的那一个,过去我认为必须用赚到的美元来衡量。现在我认为,更多的是要用生活质量来衡量。许多人认为我是成功者,但我觉得自己不是成功者,我确实没有取得成功。我感觉自己已赚到很多钱,在交易领域也有所成就,而且帮助贫困人群,但我没有组建自己的家庭,在个人生活方面存在缺失。怎样评判成功与否?我不知道。我现在所知道的一切就是,世界上所有的钱也未必能买到真正的成功。成功与否,金钱并不是评判标准。

  

  你曾经认为金钱就是评判成功与否的标准。

  

  是的,我曾经这么认为。但老实说,钱确实很重要,因为金钱是具有影响力的。站在那里的那个人,你看到了吗?我完全不认识他。现在假定他跑过来和我们说话。如果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差,那我对他就不会很恭敬。但假如接下来你告诉我,此人有5000万美元的资产,而且都是他自己赚来的,那么我对他的看法和印象将完全改观,将由差变好,这种做法也许并不公正、客观,但确实是人之常情。这就是金钱具有的力量。

  

  交易怎样影响你的私人生活?

  从商业角度而言,我能把交易做得很好,但从社会、生活角度而言,我因为交易而屡次受挫。因为忙于交易,使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陪女人、朋友。有时人们喜欢坐在一起,谈天说地,除非谈话的内容与商业、交易有关(就像你我现在的访谈),否则我是不会参加的。

  

  你总是惜时如金,是这样吗?

  是的,大多数人不是这样。他们会说:“难道你都没时间坐在家里看电视?”

  

  坐在家里看电视,你有时间吗?

  我会把电视打开,但我脑子里想的始终是交易。昨晚我晚餐约会后,回到家中已是午夜,我非常劳累,想立刻上床睡觉。但直到凌晨2点我还未睡下,我一直在想交易。交易已令我上瘾,我过去的情况比这还要厉害。因为我在约会时还在做与交易相关的工作,所以我的前任女友们都非常不满地批评我。现在我约会时不会再这样做,但我脑子里还是一直想着交易。

  

  是什么让你与众不同、出类拔萃的?

  我能做任何事,我愿付出一切,我不惧任何艰辛劳苦,能够努力刻苦,我认为这就是原因所在。例如,最近我在和法国银行谈判,希望携手组建一家交易公司。我不会等到新公司成立才着手行动,我已经和这帮年轻人开始并肩交易了,我要把他们培训成交易员。我不知道法国银行将会贷给我多少钱,但我需要数百万美元来建立和运作这个交易公司。对于这种类型的挑战,我非常喜爱。

  

  成为我的访谈对象,并且收入本书的杰出交易者,他们多数不是一夜间取得成功的,他们能有今天的成就都非一蹴而就,认识到这点很重要。萨利巴最初交易时,曾遭受惨重损失,几乎令他产生自杀的念头。然而这些杰出交易者共同具有的特点是,具备超强的自信和坚持不懈、百折不挠的精神。尽管在交易生涯的早期遭受失败,但上述两个特点足以使他们取得最终的成功。此外,萨利巴的坚持不懈除了让他走出早期失败的阴影,重新振作起来,而且在其交易生涯的其他阶段也发挥了积极作用。例如,萨利巴在交易特利丹公司股票期权时,因为每次只交易一手,所以经常遭到场内其他交易者的嘲笑,要是换作其他人,可能会因此放弃自己的交易策略,以免遭受耻笑,但萨利巴依然故我,坚持了下来。

  

  同样是交易特利丹公司股票期权的例子,这个例子也揭示了杰出交易者的另一个重要特点:保持严格的风险控制,即便实行时遇到困难,也一定要做到。当萨利巴在交易特利丹公司股票期权时,他被场内其他交易者叫作“一手交易者”,此时他非常可能加大交易头寸的规模,不再每次交易一手以免遭别人耻笑。但萨利巴面对众人的嘲笑,仍然坚持自己的交易纪律和交易策略,严格控制交易的风险,继续保持小的交易规模。直到他交易账户的资金增长到一定程度,使他能够加大交易头寸的规模,他才遵循风险控制的原则逐步加大交易头寸的规模。

  

  刻苦努力地工作以及对许多不同预想、假设进行细查,使萨利巴能对所有意外情况都有所准备,能够未雨绸缪,这也是萨利巴取得成功的关键要素。当1987年10月19日股市发生崩盘时,萨利巴通过列出和考虑所有“将来可能发生的情况”,使他不仅没有被吓坏惊呆,反而加以利用,捕捉其中的交易机会。许多人把杰出的交易者想象为“能够凭借自己超人的敏捷或近乎第六感觉的东西,不断进出市场,快速赚到大钱的人”。然而杰出交易者的现实情况没有那么富有魅力,没有如此神奇。大多数杰出的交易者把他们的成功归功于“努力刻苦地工作”和“做好所有的准备”。实际上,许多非常成功的交易者像萨利巴一样,每晚都会做好自己的“功课”,因此他们每晚没有闲暇的时间或者不会让别的事情来干扰他们做每日的市场分析。如果他们偏离了自律,没有做好“功课”和交易的准备,通常会令他们付出高昂的代价。据萨利巴自己说,由于自己因公出差,从而没有及时下单交易,因此导致最近某次交易的失利,他说:“这笔交易我亏了1万美元,虽然金额不大,但所有1万美元的小额损失累加在一起,那就是很大的亏损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期权网 ( 湘ICP备16019812号-3  

GMT+8, 2019-12-6 , Processed in 0.20109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期权网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合作加盟

返回顶部